<menuitem id="0nixw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strong id="0nixw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0nixw"><ins id="0nixw"></ins></sup>
    <div id="0nixw"><tr id="0nixw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/s></dl>
  • 哈佛之旅

    刚到波士顿,天上就开始飘雪。细细的,被朔风一吹,如柳絮般四处飞扬。冬天的波士顿,色调本来就有点灰,在雪花的衬托下就更一张怀旧黑白老照片。我生长在南方,见雪不多,反而对雪景的要求更苛刻,总希望大雪飘临的城市古老,?#37202;櫻?#23433;静,带点书卷气,就像波士顿。

      
    要说起来,波士顿吸引人的东西一大把:民以食为天,波士顿的龙虾就不用介绍了,每个游客总得来上一只。顺着这吃的思路,还可以去逛逛昆西市场(Quincy Market),这里遍布餐厅、商店、小食摊和鲜花坊,并且和150年前创办时一样,依旧是肉食和瓜果蔬菜的零售市场,这种充满了居?#31227;?#24687;的场所,在美国真是很少看到了。典雅的也有,三一教堂(Trinity Church)建于19世纪末期,是全美最精致的教会建筑,它对面的波士顿公共图书馆追随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,内部的装饰金壁辉煌,居然是萨金特(John Singer Sargent)的壁画作品。波士顿公共绿地不仅有浓荫大树和小桥流水,还沉淀有许多丰富的历史故事。说到历史,如果你对五月花号抵达美洲大陆或者引发独立战争的1773年茶叶?#24405;?#24863;兴趣,那到波士顿就真是来对了地方。


    飘雪了

      
    我们样样好奇,哪里都想去。先去哪儿呢?#32771;?#20010;人彼此对视,答案居然?#19988;?#26679;的:还?#31373;?#21435;哈佛吧!不去哈佛,就像元宵节没吃?#23777;?#27748;团,心里总是感觉不踏实。

      
    隔开美丽的查尔斯河,哈佛大学(Harvard University)和另外一所世界名校麻省理工大学(MIT)?#40644;穡?#24231;落在波士顿闹市区对面的剑桥镇。美国东北部很多地名,都是英格兰的殖民们参照英国的地名起的,什么曼彻斯特、朴次茅斯、兰开斯特、查尔斯顿。三百年多前把那块地方命名为剑桥,就是指望这里日后能够和英国的剑桥大学一样,成为培养人才的教学基地。这个名字还真没有白起。

      
    和美国的许多大学一样,哈佛没有围墙,没有名家题写的校名牌匾,学校的建筑散落在各处。所以无数人身在哈佛了还要问:哈佛在哪里?结果无一例外地被带到哈佛铜像前:这个总归是哈佛了吧?

      
    哈佛铜像坐落在哈佛大学的低年级学生宿舍区里,正前方?#19988;?#29255;开阔的草坪。所有游客至此,无不拿出照相机来拍照。据说美国被拍照合影次数最多的雕像,冠军当数纽约的自由女神,亚军是华盛顿林肯纪念?#32654;?#30340;林肯,老三就轮到波士顿的哈佛了。哈佛铜像的底座不高不矮,一个人站在?#26053;?#27491;好伸手能摸到哈佛的左脚,而且人站在底座下的时候,抱着他的左脚?#22378;?#36824;能保持一点身体的平衡,于是天长日久,哈佛的左脚被无数人抚摸,已经呈现与其它部位不同的锃亮的黄铜色,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只金左脚。摸得最起劲的是中国游客,管他如来佛、观音佛还是哈佛,抱抱佛脚总归是好的。


    抱佛脚

      
    抱着佛脚,抬头仰望,才意识到此佛年轻英武,飘逸潇洒,相貌堂堂。若不是有长袍在身,真以为是迷倒万人的足球明星呢。这人到底是不是哈佛?

      
    此佛果真不是哈佛。这所如今蜚声全球的名校建于1636年,开办之初只得1名教师和9名学生,却梦想着办一所新大陆的剑桥大学。约翰·哈佛(John Harvard)?#19988;?#20301;从英国移民过来的教士,毕业于英国剑桥,来美国的时候带了很少的家产和一批被英国政府查禁的书籍。1638年,身患重病的哈佛嘱咐妻子将?#32422;?#24179;生积蓄800英镑加?#22799;?#20123;书籍,全部捐赠给学校。校方感念,后来将学校改名为哈佛。这客观上也避免了日后有两所世界名校都叫剑桥的尴尬。哈佛铜像?#19988;?#20004;百年后雕塑的,谁都搞不清楚一个多世纪前的大善人长什么样,就找了个学生来做模特。今天,那区区800英镑已经变成了15亿美元的巨额资产,那个年轻英俊的学生也就化身为哈佛了。惟其善良,总归美丽。

      
    哈佛人在哈佛的铜像上做了假,他们也不以为意,不愿意寻根问典重塑一个真实的哈佛。但是在治学精神上,哈佛人却刻意求真,不容丝毫虚假。在哈佛大学的校徽?#23777;?#30528;一个拉丁文:Verias,真理。哈佛大学的校训是“与柏拉图为友,与亚里士多德为友,更与真理为?#36873;?rdquo;这是哈佛大学师生们?#39184;?#36981;循的治学和做?#20439;?#21017;。

      
    中国人有个颇为相似的说法:“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。” 人人有吾师,吾师的水平参差不齐,因此谁都可以爱真理胜过爱吾师。这句话用得太多,到后来几近成为学生叛逆的戏谑之语。哈佛大学的吾师一个?#21069;?#25289;图,一个是亚里士多德,是人类思想库里令?#25628;?#27490;的两座高山。哈佛从不教人反传统,相反希望学子们尊重传统,承接人类文明的衣钵,身怀深厚的人文精神,而不要变成某种匠艺的奴隶。只有汲取了人类历史丰厚养?#31995;?#20154;,才不会数典忘祖,才不会出现全盘反传统、反历史的迷狂,酿成人类文明开倒车的大悲剧。在今天的商品大潮下看哈佛,如果只看到哈佛商学院如何有名,哈佛学生毕业可谋何种职位拿多少高薪,那实在是把哈佛?#21561;?#20102;。你看看哈佛引以为豪的校友名册,大富翁当然?#31783;伲?#27931;克菲勒算一个,比尔·盖茨没毕业,算半个,但更多是政治界、法?#23665;紜?#25991;化科技领域的英才,美国总统出了6个,包括口碑甚佳的富兰克林·罗斯福(Franklin Roosevelt)和约翰·?#22799;?#36842;(John F. Kennedy),诺贝尔奖得主将近40个。你如果在哈佛校园里细细查找,一定会在哪块地砖或铭牌上?#19994;?#26366;经打动过你?#21335;?#30340;作家的名字:拉尔夫·爱默生(Ralph Waldo Emerson),托马斯·艾略特(T. S. Eliot),学贯中西的林语堂。如果你喜欢音乐,指挥家伯恩斯坦(Leonard Bernstein)、大提琴家马友友都是哈佛子弟。更多的建筑学家、作曲家、莎士比亚专?#19994;?#31561;行业翘楚,我们都只能怪?#32422;?#23396;陋寡闻了。显然,哈佛的世界并不只是由商业精英们组成的。

      
    在哈佛执教的黄万盛教授曾经举过一个例?#21360;?#21704;佛大学曾经录取过一个天才学生。他的理科考试几乎是满分,进麻省理工全无问题;他又拉得一手好小提琴,已经可以直接被纽约交响乐团聘用。无论从理从文,他都是“钱”途无?#20426;?#21487;这个左右逢源的天才最后选择的居然是哈佛神学院。问其缘由,他说:我还年轻,有的是赚钱的时候。但信仰的问题,神是什么,人?#25105;?#25165;能超越,这些问题不解答,这些人生的课程没有做,我活着一天都不得安宁。我读书不是为了我的职业,而是为了我的人生。

      
    和许多哈佛学子一样,这个小天才选择了在查尔斯河?#24076;?#19982;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?#36873;?/span>


    查尔斯河畔

      
    兴致勃勃来哈佛参观的人,第一眼多半会对哈佛?#34892;?#35768;失望。这所世界名校奠基的地方就叫剑桥,是为了有朝一日再造一个美国剑桥,但其校区的景致,实在和英国的剑桥相去甚远。剑桥大学的建筑堪称古典建筑的经典,不仅庄重典雅,而且气势磅礴。在剑桥拍照,总觉得为难,因为相机记忆卡所储存的图像,总是逊色于眼前的真情实景。而哈佛的建筑,在美国尚可称古旧,也有个别建筑的内饰相当精美,但?#21467;?#26395;去,无非?#19988;?#25490;深红色的砖墙,造型虽然简洁,却没有了雕梁画栋的精致。即便在美国国内,其校园景致也要比斯坦福逊色?#31783;佟?#32418;墙,草地,草地,红墙,在哈佛拍照也觉得为难,因为眼前的图景,常常配?#31783;?#21704;佛的盛名。

      
    这所世界上财力最雄厚的大学,根本无意圈一块地,造一批大楼,建几所学院。它已经不需要靠砖瓦来说话了。我们随意走进一幢?#33756;?#24179;常的建筑,绕过一个咖啡厅,看到一个?#40644;?#30524;的角落,放置着一排书架一样的机械,比一个足球球门还宽大,上面的部件老旧而复杂。“他们怎么把程控交换机放这里来了?”有人?#27490;盡?#24212;该不会吧?我们近身去看上面的文字。这哪里是什么程控交换机,这是世界?#31995;?#19968;台电子计算机!大家不禁摇头叹息。就这么一个长长方方的玩意儿,足以打倒一座“大学城”。


    世界?#31995;?#19968;台电子计算机

      
    哈佛不仅仅有世界?#31995;?#19968;台电子计算机,她还有全美国最早的唱诗班,至今还歌声?#19990;省?#21704;佛还有管弦乐队,历史比纽约的还古老。《绯红哈佛》是全美最早的校园报纸,曾经的校园记者有十几个后来获得了普利策奖。《哈佛讽刺》杂志嘻笑怒骂,针砭时弊。喜欢文学的人可以去读《哈佛倡导》,喜欢戏剧和音乐的人可以?#19994;?#21704;佛?#32422;?#30340;剧社和剧评杂志。如果你还是对政治感兴趣,这里有一个哈佛模拟国会,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作“?#19981;?#28436;出”。

      
    不要说哈佛没什么?#27599;础?#32654;国的大学好不好,当?#28784;部從布?#26377;一个?#24067;?#26631;准我觉得再合适大学不过,那就是博物馆。美国的?#31783;?#21517;校?#21152;兇约?#29420;立的博物馆。哈佛从大的结构来说有四所博物馆,涵盖美术、考古与人类学、自然和闪米特人历史,?#26053;?#36824;各设分馆。看哈佛,要走入红墙,里面的世界才精?#30465;?/span>

      
    我们没有时间,走马看花,匆匆而过。不过步伐再匆忙,哈佛铜像不远处的一块黑色巨碑我们是不会错过的,那个乌龟驮着石碑的造型中国人实在是太熟悉了,仿佛一?#20262;?#25289;近了我们和哈佛的距离。年代久远,北风肆虐,石碑?#31995;?#25991;字已经?#34892;?#27169;糊。其实都不用看,这一定是1936年中国留学生送给?#24863;?#21019;办300周年的礼物。碑文很长,最后一段如下:

      
    “我国为东方古国,然世运推移,日新月异,志学之士复负笈海外以求深造。近三十年来,就学于哈佛大学,学成归国服务国家社会者,先后几达千人,可云极盛。今届?#24863;?#25104;立300年纪念之期,同人等感念沾溉启迪之功,不能无所表献。自兹以往,当见两国文化愈益沟通,必更光大扩充之,使国家之兴盛,得随学问之进境以增隆。斯则同人等之所馨香以祝而永远纪念不忘者尔!”

      
    中国留学生的感念之心,溢于言表。哈佛?#22378;?#20063;特别珍视这段感情,每逢寒冬,必用帆布将此石碑?#21046;穡?#21621;护有加。

      
    美国和中国的这段师生之情,要追溯到清朝末年。1900年农历庚子,八国联军攻占?#26412;?#27425;年清政府无奈与各国签订《辛丑条约》,条约第6款规定,赔偿各国关平银4.5亿两,年息4厘,分39年还清,本息合计9.8亿两,此即“庚子赔款”。各国的分配率以俄国最多,计28.97%,美国居第六,7.32%。当时清政府对美国的赔款,其实远远超过了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所遭受的损失。

     

    相关阅读: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

    美加旅游网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,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?#25945;ǎ?#19981;为其版权承担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?#25913;?#30340;知识产权的信息(文?#21482;?#22270;片),请发送?#22987;?#33267;webmaster#meijialx.com(发?#22987;?#26102;请将#替换为@)与我们取得联系。


    相关链接:美国华人旅行社 【美国旅游指南必读资料整理】 

    上?#40644;?哈佛一景 下?#40644;??#32422;?#32654;国机票问题

    北京赛车改单被骗
    <menuitem id="0nixw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strong id="0nixw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0nixw"><ins id="0nixw"></ins></sup>
    <div id="0nixw"><tr id="0nixw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/s></dl>
  • <menuitem id="0nixw"></menuitem>
  • <li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strong id="0nixw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0nixw"><ins id="0nixw"></ins></sup>
    <div id="0nixw"><tr id="0nixw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0nixw"><s id="0nixw"></s></dl>